2003-04-19 至 2003-04-21 : 台灣玉山之旅

2003年4月20日上午10時, 踏足於東亞第一高峰 ------ 海拔3952公尺的台灣玉山主峰上, 感覺是既激動也虛幻!我忙不迭撥電話回香港, 興高采烈的告訴每睌也為這遠行人夢為縈牽的她。電話筒傳來她驚訝及關懷的聲音, 山風雖然凜冽, 但暖在心頭的是她愛的叮嚀。她曾說 :「我不能陪伴你去玉山, 但不要緊, 回來後與我一起分享你的經歷及感受吧!你的經歷就是我的經歷, 你的感受就是我的感受。」啊……世上還有誰能比她更瞭解我, 更支持我, 更愛我?在這一刻, 我多麼的渴望能將她緊緊的擁抱入懷……

我熱愛登山健行,不論雨晴, 無分日夜, 都可見到我的影縱。我曾於黑夜獨攀馬鞍山,亦在風球高懸傾盤大雨下登上獅子山, 但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要往外地攀山。年多前我曾拒絕了ADA攀登玉山的邀約,但上月初她舊事重提時, 我開始產生了興趣。可是,每當想到整個復活節假期都要拋下家人不理時, 我便覺得不安, 覺得虧欠了她們。 在難於抉擇的時刻, 我向她透露了ADA的計劃, 原希望她會反對, 好讓我能名正言順及心安理得的推掉ADA。可是她非但沒有阻撓, 反過來更鼓勵我, 安撫我。「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不要錯過,你未必能找到其他志趣相投的朋友與你往外地攀山。家中的事我會照顧,放心吧。」她溫柔的說。在我仍在錯愕疑慮之時, 她已將護照交到我手中, 好讓我能及早辦理登山的手續。再一次, 我被她的愛深深的感動了, 而我欠她的,亦更多了。

玉山山脈位於臺中, 除主峰外, 亦分東、南、西、北……等等多個山峰, 每個山峰都高逾三千多公呎。玉山山脈被列為臺灣的國家公園, 登山者需要申請入山證, 顧用嚮導, 及於山上的小旅館安排宿位或露營地點。 旅館只提供宿位, 一切食物, 爐具均需自行安排。山上的氣溫約在攝氏0度至10度間。 玉山之行從臺北開始。 同行的除ADA和我外, 另有三個臺灣朋友GINA, EMMA, ROVER及兩個嚮導阿信及關捷。 GINA是一個樣子甜美, 聲線動聽的女孩。EMMA很有威嚴,言行很有大家姐的風範。ROVER則幽默風趣, 同時亦有軍人的傲氣。至於阿信及關捷則是20歲出頭的年青伙子。阿信英俊、健談及充滿自信, 是此行的領隊, 而關捷則比較沉實及害羞。我們一行七人, 從臺北駕車向玉山進發, 車程約需7個多小時。 到達起步點塔塔加遊客中心時, 已是4月19日的零晨3時。阿信及關捷熟練的在停車場張起天幕讓大家席地而睡。睡不多久, 阿信便催促各人起身,看一看手表, 才是早上6時。早餐是麵包及咖啡, 除我之外各人的胃口都不好, 只吃了一小份麵包便急急上路。關捷走在最前, 阿信押在最後, 我們則在他兩人之間, 不能超越。這天約需走13公里, 將會在玉山南峰附近的圓峰小屋度宿。 剛剛起步, 我們便要爬上一條長長的梯級, 由於背負了重包及並未熱身, ADA 與我都感到氣喘, 需要慢下來, 反觀GINA, EMMA 及 ROVER則緊隨關捷疾步向前。我對自己說 : 「不用急, 慢慢走, 前面的路還很長呢!」緩慢前進的同時, 我感到沿路的景色很熟識, 那些植物, 那些山徑, 很像是西貢某處, 若非看到遠處高聳的山巒, 我會以為還身在香港呢!

一行眾人到達玉山的登山口
在山徑間走了約卅分鐘, 又接回車道, 再走約卅分鐘, 便到達玉山的登山口了, 而這裏才是登上玉山的真正起點。從這裏走8.5公里會首先到達排雲山莊, 再走約2小時便到這天的住宿處圓峰小屋了。從登山口遠眺, 山徑蜿蛐而上, 延綿伸展往雲山深處, 心情有些緊張。近登山口的山徑鋪滿碎石, 而右傍是下落很深的陡坡, 我懷著戰戰競競的心情向前行, 並沒有餘暇細賞四周的風光。 走過這段碎石路後, 我們便進入玉山茂密的林帶,沿途上可經常見到下瀉的岩石。一路往前走, 玉山山脈的小南山及南玉山相繼出現眼前。雖然我們的行程並不需要攀登這兩個山峰, 但望著這些險峻的山嶺, 我不期然的緊張起來。 由於背負了重重的背包, ADA 與GINA走起路來十分吃力, 而她們需要休息的次數越來越密了。領隊阿信認為我們要走到圓峰小屋將會很辛苦,所以決定在較近的排雲山莊嘗試找尋宿位,但由於宿位是預早安排的, 所以機會並不樂觀。 下午4時許, 離出發的時間已有9個多小時了, 我們拖著疲累的腳步踏進排雲山莊, 阿信趕忙找山莊的負責人查詢宿位的情況, 我們所得的回覆是:宿位全滿了!


營地?爛地?我們便是在天幕下度過一晚阿信帶回的消息不禁令人氣餒, 從排雲山莊到圓峰小屋還要多走兩個多小時, 而且全都是要向山上爬的。但阿信補充, 莊主允許我們在莊後的一處空地扎營過夜, 到翌日我們便可入住正式的宿位了。最後, 我們決定留在排雲山莊, 可是我們並沒有帶備營帳, 只有一張天幕保護我們免受雨露之侵。阿信及關捷在莊後的一幅斜坡上張起天幕,這“營地”實在並不理想 : 地方狹小、滿佈碎石與雜物、出入需要攀上攀落, 但這總此要多走兩小時到圓峰小屋為好。 在到達排雲山莊之前, 我已有些頭痛, 這時痛楚更甚。類似情況以前行山亦出現過, 但只要吃兩粒頭痛丸便沒大礙了。這次雖吞了頭痛丸, 但痛楚並沒有減少, 胸口還有些翳悶。ADA 提醒我, 這是高山反應。 唉, 只到了3千4百多公尺便有高山反應, 對自己多少有些失望。晚飯也沒什胃口, 匆匆的吃過少許, 便鑽進睡袋裏。 在睡夢中突覺燠熱難耐,醒來看一看表,是晚上9時30分,這時其他人亦已入夢鄉。夜, 是這麼的寂靜。沒有風的怒唬,亦沒有蟲的鳴叫。輾轉難寐, 朦朦朧朧間看到盈盈的月亮從山後爬出來, 皎潔的光輝撫慰著這黑漆的大地, 亦溫暖了這未眠人的心。 輾轉反側直到天明, 頭痛仍沒減退。這時ADA給我吃了些治高山症的藥丸, 哈!真有效,過不久頭痛便消退了,人也精神多了。與ADA談起, 原來昨夜她也看到這明亮的月兒, 但她抱怨那光芒太刺眼, 令她不能安睡。

這天的天氣很好, 天朗氣清, 溫度適中, 是登上頂峰的好日子。我們將大背包留在 “營地”, 只攜帶一小背包的必須品, 包括乾糧及雨衣等。雨衣?在這清朗的日子, 雨衣像是多餘的物件。 排雲山莊位處海拔3402公尺之上, 這裏距離主峰只有2.4公里, 由於放下了重重的背包, 因此走起來較昨天輕鬆得多。往頂峰走著走著, 另一條朝向玉山南峰的山徑遠遠的展現開來, 這條山徑, 亦是通往圓峰小屋的山徑。遙望著這條像是沒有盡頭的山徑, 各人都慶幸著昨晚可在排雲山莊度宿。 越向上爬, 樹木就越稀疏, 在接近頂峰時, 植物消失了, 光禿禿的只剩下冷冷冰冰的岩石, 像是走在石礦場似的。這些岩石, 經常都會崩下, 走著時不禁要提高警覺。

我們繼續一步一步的向上走, 亦一步一的接近頂峰。未幾, 傳來了GINA等人到達頂峰時的歡呼聲, 緊隨著ADA, 我亦踏上了峰頂, 一塊寫上 「玉山主峰」的石塊標誌著這裏是臺灣的最高點。游目四望, 群山起伏, 山脈延綿不絕, 東、南、西、北等山峰環伺四周。站在峰頂, 我不禁躊躇滿志, 亦不期然的歡呼起來。令人驚訝的是, 在這裏亦可接通流動電話! 我真感謝現代的通訊網絡無遠弗界, 否則我便不能向家中的她報安了。 在頂峰上只有我們一隊登山者。阿信帶備了啤酒慶祝, 喝了一口啤酒, 涼入心脾, 精神暢快。玉山東峰及南峰是ADA想攀爬的, 但據資料所述, 這兩座山峰非常險峻, 危機四伏。現在東峰就在眼前, 看見它猙獰冷酷的面相, 令人不寒而憟, 幸好我們早已放棄攀爬這兩座山峰的念頭, 謝天謝地,我們將會攀登較為易走的北峰。

在主峰逗留了一個多小時, 飽覽了四周的風光, 我們便繼續行程, 向北峰進發。北峰高海拔3858公尺, 這裏興建了一個氣象站, 是全臺灣最高的建築物, 氣象站的地址是 「北峰一號」, 但我相信郵件並不會派送到這裏。 我們離開主峰, 沿一條碎石路向下走。這條山徑相當陡斜, 而碎石會隨我們踏下的腳步移動, 所以走起來要小心奕奕。但走了一會後, 覺得這段路不及想像中的難, 還不及ADA 與我鍛練時從飛鵝山走下來的那一段艱辛。我越走越有信心, 越走越興奮, 真有衝動向下奔去, 但我怎可以這樣子頑皮呢? 再往下走, 我看見在岩塊之下還有些積雪, 這對於未嘗看過雪景的我十分吸引, 真想走過去摸它一把。但我知道因安全理由阿信不會讓我這樣做的。 我們走到一處平地後便吃午餐。我的午餐是Power Bar, 吃多了真有些難以下咽。在休息期間, 我獨個兒走到崖邊, 遠遠的眺望, 深深的呼吸, 靜靜的思考, 細細的去感受這大自然的恩賜。在這山中深處, 再沒有紛擾喧鬧, 一切一切, 都被淨化了…… 休息過後, 我們一口氣登上了北峰。這裏的氣象站有兩名人員在駐守, 當時他們正在炭爐上暖著一鍋麵條, 香氣撲鼻。不知他們是否看到了我們的嚵相, 竟邀請我們享用。我們老實不客氣, 取過碗筷便吃起來。那些麵條十分美味, 我吃了一碗又一碗, 最後吃了三大碗。一鍋大大的麵條, 就這樣給我們吃光了。


玉山主峰,箭咀所指是下山的碎石路謝過了氣象人員的款待, 我們便踏上歸程, 我們需從原路走回主峰, 在近峰頂處再轉下排雲山莊。離開北峰後不久, 忽然聽到淅瀝淅瀝的聲音。啊,真想不到一刻前的天氣還蠻好的, 現在卻下起雨來。下雨對我來說真是好事, 因為我十分喜愛走在雨中的浪漫感覺。雨越下越大, 我們紛紛穿上雨衣。ADA 或許沒想到這樣晴朗的日子也會下雨, 所以她只帶備風雨褸, 但並沒雨褲。 突然間, ROVER 叫起來 : 「落冰雹啊!」什麼?! 啊! 真的, 像紅豆般大小的冰雹o辟o辟啪啪的打下來!啊!實在是太美妙了。我在路傍抓起一把冰雹把玩, 內心的雀躍實在難以形容。雨夾和著冰雹繼續落下,我們則繼續上路, 在回到排雲山莊前, 冰雹和雨已停了。大家都忙著將背包雜物搬進排雲山莊, 我則偷閒喝了杯熱騰騰的冬瓜茶, 混身暖暖的, 舒服極了。 排雲山莊, 一個很美的名字。出發前我曾想像過這是一間優雅的山莊, 有獨立房間, 冷熱水浴等設施, 故此我帶備了浴露呀, 洗髮水呀, 護髮素呀, 浴巾呀等用品。但當我提著背包走進排雲山莊時, 發覺裏面的情景是我怎也想不到的。

我到達臺灣後才得知排雲山莊是沒有沐浴設施的, 心裏咕嘮著登山時弄得滿身汗臭也沒澡可洗, 無奈下將洗澡用品留在塔塔加的車上, 但我倒還希望其他的設備不至於太差勁吧。可是當我踏進房間時, 我發覺理想與現實相差實在太遠了。 在房間內只擺放了兩張雙層床;, 除此之外並沒有任何檯椅等物。每張雙層床睡八人, 上下層各睡四人。房間十分狹小, 除床上外幾乎無處可安頓一刻, 連我們的背包雜物也只可放在走廊外。那時只是下午5時許, 但房間黑漆一片, 各人都需亮著頭燈或電筒, 原因是房間沒有窗, 而供電時間是由6時才開始。地方擠逼, 人來人往, 我們就在這環境下開始準備晚餐。6時一到, 發電機響起卡嗒一聲, 山莊內大放光明, 我們的活動也方便很多了。 關捷是晚餐的大廚子, EMMA、 阿信 及ADA是助手。晚餐也很豐富, 有飯, 麵和幾個小菜。由於沒有坐位, 晚飯也只能站著吃。我今天沒有高山反應, 胃口好得很, 吃了很多, 飯後還有香茶靚湯, 真的回味無窮。 吃過晚飯, 換過一身乾淨的衣服便鑽上床,這次還是我三天來第一次更換衣服呢!房內很暖和, 不用擔心風雨的侵襲, 希望這天能睡得好吧! 忽然o卡嗒一聲, 山莊重陷於黑暗之中。看一看表, 是晚上8時, 原來供電時間只有兩個小時。

玉山的黎明
原以為可以好好的睡一晚, 但誰知全沒睡意, 望著明亮的夜光表, 看著時間一小時一小時的過去。還好, 免得我的鼻鼾聲騷擾其他人。凌晨2時, 房中其他人起床了, 他們準是上山看日出吧! 我但願能隨他們出發, 再看主峰一眼。 早上4時30分, 反正睡不著, 我便起床往外走走。沒有登山者的往來喧鬧, 排雲山莊回後復了她應有的寧靜, 重現她的可愛。待會我們便要離開了, 玉山之旅將會就此結束? 我不知道。我以往不喜歡外遊, 但我一顆驛動的心已被這次旅程觸動了。當玉山白雪皚皚之時, 我會再來嗎?我會闖向其他領域嗎? 答案我尚未知道 。

2 則留言:

Rita 說...

Dear Danny,

雖然那年玉山沒有與你們同行,後來也有聽到Gina的精彩描述,讓我大大過足了癮。
看到你的登山心得,真羨慕你有個體貼的另一半,也讓我想起我想登上玉山的願望,一直還沒有實現。不過我前年也去了台灣的第二高峰--雪山(3882m)(http://ammon.idv.ec/)確實是個難得的體驗。
何時要再去玉山呢? 別忘了找我同行呢!!

Rita

danny 說...

很高興看到妳登雪山時的照片,也令我羨慕得很啊。我很少外遊,亦未見過雪景,上次登玉山時也看不到,可惜……很渴望能體驗一下雪地野營的滋味。

我不知還有沒有機會到台灣登山,有的話一定會聯絡妳的,現在登山還需要找嚮導嗎?

再一次謝謝妳的接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