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6 獨木舟環港之旅


「所有人都做夢,但是卻不盡相同。那些晚上做夢的人白天醒來,會發現這些夢是虛無的。但是那些白天做夢的人卻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他們會行動起來,讓自己的夢變成現實。」T.E.Terence

以獨木舟環繞香港水域,對我來說是一個夢;特别是我獨木舟長途旅程的經驗不多,特别是我只有初級獨木舟証書的資歷。我不知這個想法因何而起,但一旦念頭產生了,它就存在那裏,它就揮之不去!

對於這個夢,其實我還没有周詳計劃,但就為此特别訂購了一隻獨木舟,而操練及籌劃,一切也想等我的獨木舟到了才開始。很多朋對我的夢想都不以為然,但其中一個朋友,馬伙,就反應十分正面,也很有興趣參與這個旅程。馬伙是獨木舟教練,有他同行實在是最好不過了!

日子定在4月,是在風季來臨之前。我訂的獨木舟原定2月付運,但一拖再拖,也等不及了。由於我要上班,出發前只能操練了四課。操練不足,我可以應付連續多天的旅程嗎?

日子逐漸接近,我也逼著要去認真思考旅程中要面對的問題。環繞香港,就要横越五條船舶航道,就像是坐輪椅穿過高速公路,使我最為擔心。搜索網上資料,得知一種用鍚紙自製戴在頭上的雷達反射器可使輪船在較遠的距離探測到我們,較為安全。我也添置了一個衛星定位緊急呼救器,以防萬一。為了減少携帶氣罐,我也買了一個濾水器,省卻㷛水飲用。

馬伙負責策劃路線及營地,7天的行程,約170公哩,日子是4月15至4月21。為了減輕物品的重量,我只準備了簡單的食糧: 早餐公仔麵及咖啡,午餐是能量棒,晚餐是麵條及咖啡,另外有些果仁、糖果、茶包及維他命丸。

原以為4月份的天氣會較穩定,但出發時竟然遇到狂風雷暴,在海邊見到洶湧的怒濤,實在令人畏懼,最後不得不放棄,要押後一天才出發。少了一天,我們改變了計劃將路程縮短,改為6天的行程。

4月16日(第一天):烏溪沙到大浪東灣27公哩



今日的天氣好了很多,但仍有雷暴警告,心中仍有些忐忑。两位太太陪同我們一起到起步點為我們打氣,也不忘囑咐我倆要萬事小心。出發了,我們一槳一槳慢慢的划出海灣,我多次轉身回望,但見两位太太仍然流連不去,佇望良久。











開首的一段,風平浪靜,扒得輕鬆,两個人一時興起高唱著那首"乘風破浪″。我的夢想,竟能付諸實行,確是有點激動。經過鳳凰笏海上檢查站後,風浪開始增強,扒上來也没有那麽輕鬆了。風浪十分影响獨木舟的航向,使我費了很多力氣去修正。









經過海下,渡過塔門,風浪有增無減。由於我經常徧離航向,我要求馬伙將我倆的獨木舟用繩連繫起來,以免我漂得太遠,但如此一來就影响了馬伙的速度。雖然繫了繩,但我仍然在馬伙的艇後左竄右竄,像一條上了鈎的魚在拼命争扎!

慢慢前行,慢慢越過了蚺蛇尖、千溪海岸、米粉咀、短咀、長咀。這一帶的海岸很雄偉,加上怒濤拍岸,更加震撼。可惜我要忙於控制小艇,未有空閒拍下這些照片。









大風一直吹過不停,在登陸東灣時更加強勁,耗費了我們很多體力,到下午4時登岸,已扒了6個小時。由於濕透了身,我們都開始失温。登岸後我們怱忙繋好獨木舟,扎營安頓,也懶得找谈水沖身便换過一身乾衣,身體才開始暖和過來。

這時雨一陣一陣的下著,我們趁雨稍停的時候趕緊開爐煮食,剛剛吃完雨又再下了,我們正好回營休息,靜待明天的行程。






4月17日(第二天) : 東灣到東龍島25公哩



一宿無話,早晨6時起來準備,身體狀況尚好。我只帶了两套衣服,一套是乾,一套是濕,每天出艇前都要換回濕濕冷冷的衣服,甚是難受,而這個動作,每天都要重複。

出艇時海浪頗大,馬伙两次被大浪打翻,兼且撞傷了手腳。後來他先幫我下艇,得他幫手,雖然手忙腳亂但我仍算順利出艇。接著馬伙又要再次嘗試獨自出艇,我緊張的看著他,最後見他成功出艇我才吁了一口氣。























出了東灣,經過罾棚角咀、萬宜東壩,便直指横洲而去。這天風浪較細,扒上來也較舒服。我們在横洲的黃玉橋登岸休息,這處的風景奇特,十分舒暢,令人流連忘去,可惜前路仍遠,雖然依依不捨仍要再上征途。









再起步不久便經過火石洲,接著就是沙塘口山,此處海岸的景色也是令人驚嘆。遥遥的果洲在我們遠方,今次是無緣登岸的了,或許,下次吧。

下午3時許,我們順利到達東龍島。距離晚飯時間尚多,我們先在士多吃了個餐蛋麵,很满足。跟著就洗個谈水浴,再換上一身乾衣,舒暢的感覺滿瀉。幸福,原來可以這樣很簡單

我們在臨海的地方扎營,清風送爽,十分舒服。扎營安頓後時間尚早,可以悠閑地煮個茶、㷛個湯,坐在海邊慢慢享受。









4月18日(第3日): 東龍島往南丫22公哩



今天是重要的一天,因為從東龍往南丫,我們要横越兩條船舶航道,也是我最不安心的一件事。今天我們出發時也分别戴上我們自製的、很滑稽的"雷達反射帽"。

今天的風勢和湧浪也頗大,增加我越過航道時的憂慮。我們的策略是以最短的距離横越航道,並以分隔泡作為"安全島″。第一條要過的是藍塘海峽。在横越前我們先停下來觀察,看見大型的輪船,我真的緊張起來。看準時機,我們便提槳快划而去,但由於風浪影响我們的航向,最初我們所定的策略有些失敗,幸好這航道船舶較少,我們也能安全越過。









剛吁了一口氣不久,天邊就黑雲聚隴,風浪增强,心想風暴將至,我俩都心急希望能登岸躲避一下。要想找一個合適的地方登岸也不是容易,我們四處搜尋,忽然看見一個背風的內灣風平浪靜,於是就趕忙划進內灣避避風浪同上岸休息。當時我們都不知道這内灣是鶴咀海洋研究所的禁區,後來被人開咪趕走,也有遊人將我們拍了照放在網上公審。老實說,在當時的環境,就算知道是禁區我都會一樣進入!





行程繼續,經過大潭,到達赤柱,再向銀洲進發。這時風從正右方吹來,大大影響航向,基本上我絕大部份時間都是單扒右槳,但仍不能維持航向,扒得我既疲累也氣餒。

我們的打算是從銀洲横越東博寮海峽到南丫,但這條航道的船比藍塘海峽多很多,大輪船一艘跟著一艘,那有空隙讓我們穿過?這時我信心已失,剛巧見到一個男人獨自在艇上釣魚,我向馬伙提議不如俾錢請這男人拖我們橫過航道,馬伙表現得很有信心,堅定的對我說不!

繼續頂著側風單槳向前。到達銀洲時我的戰鬥指數已很低,極需上岸抖抖,但找上岸地點也一樣不易。馬伙小心尋找,最終找了一處可以上岸的地方。銀洲,可以說是我們最後的撤退點了,越過了銀洲到南丫,便是越過了point of no return,就算人可以走,艇都走唔到!

在岸上吃了些乾糧,躺在温熱的岩石上曬太陽,力量一點一點的恢復過來,再出發時我也回復了士氣,戰意也再燃起!









在進入航道前我們先觀察往來的船隻,此時船隻較為疏落,我們立刻找緊機會,奮勇揮槳而過。安全越過這繁忙的航道,我大大的舒了一口氣,心情也輕鬆舒暢,亦開始放慢速度,不徐不疾的划向我們的營地: 南丫島石排灣。

下午4時半,順利登陸石排灣。我十分開心,因為行程已經完成了一半,我開始感到有機會成功了。石排灣上有一些村屋,但不見有什麽人氣,士多亦緊緊閉上。我們四周找尋扎營的地方時遇到一個年青的村民,他很熱心,帶我們到路邊一處可扎營的地方,亦很有興趣聽取我們的故事,最後他更贈送了四隻珍貴的雞蛋給我們!

雖然是在路邊的英泥地上扎營,但感覺很舒暢,而良好的天氣也使人心情開朗,使我們度過舒適的一夜。











4月19日(第4日)南丫到芝麻灣半島22公哩



天剛破曉我便起了身,由於時間尚早,我便在這寧靜清幽的海邊踱步。我的心,無端的又飛回她的懷抱。我的思念,化作了沙灘上的畫,雖然沙上的畫很快已被海浪沖刷得了無痕跡,但那思念的一刻,已經寫進了永恒......







馬伙有两個朋友很有心,從老遠來到南丫島給我們打氣,還帶來很多水果,十分美味!一切執拾妥當,我們又要踏上征途。昨天的年青居民返完夜班仍趕來送行,真的有心。

萬事俱備,揮别各人,開始第四天的行程。離開南丫到長洲,便要横越西博寮海峽,這條航道船隻疏落,很輕鬆便已穿過。在到達長洲前又再起風,增加了操控的難度。















我們在長洲登岸時已饑腸轆轆,不作他選,就在岸上最近的餐廳吃午飯。好幾日都無飯到肚,我們都點了個珊珊(李麗珊)炒飯,另加一杯 cappucino, 埋單每人盛惠百二蚊,豪呀!









午餐過後我們便朝芝麻灣進發,中途要穿越北長洲海峽。這條航道佈滿各類船艇: 噴射船、小輪、快艇、漁船、拖船。由於噴射船既快且多,最為令我為擔心,可幸在馬伙帶領下我們都無驚無險地越過。可能是累積了經驗,今次我没以前那麼緊張了。

又過了一關,心情愉快,我們輕快的向營地划去,下午3點半已經登岸。原本計劃是以大浪灣為營地,但大家都懵懵吓去錯十塱附近的牛牯灣,與大浪灣相距有5公哩之遠。但錯有錯著,這牛牯灣有一幅很大很平的草地,作為營地十分理想。飯後,在不破壞環境的前提下,我們起了個營火,圍爐夜話,暢談人生。












4月20日(第五天)芝麻灣到二澳30公哩



由於昨天去錯營地,令到今天的行程平白地加多5公哩。今天行程相對簡單,大部份時間只沿大嶼山南岸行進,不用穿越航道,也不用左轉右拐。真的這麽簡單?哈哈!

離開內灣,從澄碧村望向最遠的、朦朦朧朧的岬角便是分流,距離有15、6公哩,感覺真的很遙遠,但我已學會不要想太多、也不要看太遠,只要專注的一槳一槳,再遠也始終能夠到達。



















今天的風浪一點也不弱,頻密往來的噴射船所做成的海浪,對我們也很有影響,我們要經常轉向以迎接風浪,也耗費了很多體力。

分流終於到達了,營地也接近了,但這時風吹得更勁,基本上我們要迂回前進,不能直接划向我們的目的地煎魚灣,這最後的两公哩,真的不易捱!

下午3點半,我們終於在煎魚灣登陸!這個海灘,遠看很美,很有度假區的感覺,但其實是遍佈海洋垃圾,最要命是没有水源和没有扎營地點。我們步離海灘四處尋找,但見溪流已乾涸,扎營地方也只能在小徑上,十分不理想。我們曾考慮能否吃乾糧過夜,但最後決定離開,往二澳找尋營地。







往二澳途中,突然瞥見牙鷹角營地,這營地臨近海傍,有水源,十分理想,就這處吧!下午5時,我們終於到達,一個字: '散'!散歸散,我們仍要逸力處理小艇,將物資分两三次運往營地。

很興幸我們能當機立斷轉移陣地,這裏有水可以沖身,有水可以煮食,也有舒適的營地讓我們能好好休息,準備明天最後的挑戰!











4月21日(第六日)從二澳到屯門24公哩



不經不覺間,行程已到了最後一天,成功在望了,但我仍按奈著興奮的心情,保持謹慎,不敢忘形,因為有些因素並不是我們可以预計及操控的。

一切準備妥當,抖擻精神,出發!離開營地不久便到達大澳,一場來到當然要在這水鄉遊覽一下。沿涌而入,本想到"蘇廬″探探舊朋友,吃個早餐再嘆杯咖啡,可惜時間太早,店還未開。有老婆婆看見我們,好心的提醒我們今日吹大東風,不宜扒艇。這個我也知曉,但有什麽選擇呢?





















離開大澳時,風吹得真的有些勁。最後一天了,還要给我來這些考驗嗎?今日的風,勁得來也不定向,風一改變方向,我也要順應改變航向,使我疲於應付。就在深石村外,我一時反應不及,結果就被風吹翻,噗嗵一聲跌落水,幸好馬伙距離不遠,他立刻回頭來救艇。攪了一輪後我返回小艇上,此時索性埋岸抖一抖,也定一定神。

繼續上路,大風仍繼續在吹。在港珠澳大橋底下扒行時,大風迎頭吹來,使我們前進得十分緩慢,有時更需借著橋躉擋一擋風來回一回氣。風實在太大,我們逼於在一處岩石後停低避一避風。我向馬伙建議,若大風不停,我們倒不如揾個地方登岸扎營,明天才繼續。馬伙對我這個提議没置可否,只以行動來回應: 繼續去!











在大風中我們緩緩的划向東涌,在昂平纜車底下越過,再到達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的人工島。從這裡已可望見6、7公哩外的終點蝴蝶灣,但最後仍需穿越青山航道。這條航道很繁忙,比西博寮海峽不遑多讓。有了之前幾次過航道的經驗,今次我信心大了很多,馬伙問我需唔需要戴上那頂雷達反射帽,我也很有信心唔答不再需要了。

我們避過往來的船隻,順利的穿過航道。下午4時,我們划進屯門蝴蝶灣,到這一刻,我才可以放膽跟馬伙說我們成功了!旅程行將結束,但我們並不急於登岸,我們放慢下來緩緩前進,回味著這旅程中的種種。





這次追遂夢想帶给我的意義,是讓我能夠進一步認識自己,擴闊我的領域,豐富我的經歷,使我更加能體驗到煒鈺對我的支持,使我更有勇氣地面對困難和挑戰,使我心中那團火継續旺盛地燃烧,更有信心去追求我的夢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