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28 : (火羅)爆石澗行

經過了一段日子的體驗與考驗,我對自己在野外的導航能力也頗有信心,但這一點一滴纍積而得的信心,就在剛剛過去的一個周末被摧毀得點滴無存!

早前兩星期走了一段屏南石澗,感覺也很好,因此想到其他石澗走走,而位於新娘潭附近的橫涌石澗便成為我下一個的目標了。在我印像中,多年前曾跟隨一旅行隊到過新娘潭附近的一條石澗遊玩,我相信該石澗便是橫涌石澗了。這模糊的印像,便成為我今次失敗的伏線。

我與 Ada 在周末的下午出發,將車泊在涌尾。在查看地圖時因為粗疏大意,竟然將停車的地方也弄錯!原因是太過輕視今次的路線吧?!離開停車場後我們本應向右走,但多年前模糊的印像則驅使我向左走。我們初段沿著馬路走,雖然途中我也有查看地圖,也發覺路的灣位與地圖不吻合,但我被一些似是而非的地標所誤引,始終未能察覺到一開始已走錯了路。

走了約十分鐘,我們便開始離開馬路尋找石澗的入口了。不幸的是,我們真的找到了一條石澗,而在入口處更有引路的絲帶。我當時未加考究便確認這便是橫涌石澗了,我還對 Ada 說我懶得做印證的工夫,這證明又是另一個錯誤!實際上,我們的位置距離橫涌超過一公里遠!

進入這不知名的石澗後,我連地圖也收起來,因為我相信只要沿澗上溯便沒問題,也不需要什麼導航找路了。這條澗並不如屏南石澗般開揚亮麗,這裡只有涓滴的水流,死氣沉沉的潭水,蔓生蔽天的樹林……我心中在咕嚕著,怎麼這著名的橫涌石澗的景色竟是如此的不濟?我自圓其說的想,大概還是在下游的關係,在上中游的景色應該會好一點吧?

我們一路沿澗上溯,但大部份的時間仍是在林中。越是往上走,路越是崎嶇,藤蔓越是擋路。走了半個多小時,澗一分為二,放眼望去,兩條支流都頗為崎嶇難走。由於不能確認該走那一條支流,我取出地圖及指南針量度方位及位置,此時我才發覺所走的路與橫涌有所差異,但我錯以為只是走進了橫涌的一條支流,而仍懵然不知我們並不是在橫涌範圍之內!

我以錯誤的位置重新再計劃路線,決定轉向右邊的支流繼續向上走。再走了一段路, Ada 回頭望見船灣淡水湖的岸線,並提醒我位置可能完全攪錯了。Ada 的說法嚇了我一跳,我以淡水湖的岸線作後視方位鑑定位置,最終發覺我徹頭徹尾走錯了路,這個發現對我的打擊可真不小,我對自己的導航能力十分失望……

失望歸失望,路還是要走下去。從新察看地圖,由我們所處的位置沿澗一直向上走,應該會在 340 公尺的高度與八仙嶺自然教育徑會合,與 Ada 商議後我們決定往上攀。往上的路並不好走,而且開始出現一些險位了。不久,我們來到一幅 80 多公尺高的巖壁前。這幅巖壁頗為陡峭,上攀有潛在的風險,但在巖壁頂後便看不到其它障礙了,只有蔚藍的天空,使人感到只要攀過這巖壁便海闊天空。在這引誘下,我解下背包,然後上攀探路,但途中也有些心怯。攀了三份二的路程,再向上打量,覺得上攀是可行的。我退下巖壁,再仔細察看資料;高度計顯示我們是處於 175 公尺的高度,而這高度距離八仙嶺自然教育徑還有一半的路程,而地圖上的等高線顯示往後的路會越加陡斜,攀過巖壁後便海闊天空只是一種錯覺。基於安全的考慮,我與 Ada 決定原路撤退了,亦結束了這次爆之旅。話雖如此,但我從這失敗中得到的寶貴經驗也不少呢!

一大群蝴蝶聚在一起,等待死亡的來臨。不要為這悲哀難過,生命的長短,自有造物者的安排。















一個帶著怪異斑紋的巢,據說是黑蜂的窩



















沒面見人的領隊!

3 則留言:

yuyunfung 說...

輝:
很久沒見,無意中看到你的大作,
如時間許可一起行山

danny 說...

潤哥,竟想不到在這裏與你相遇,世界真的很細小。多年沒見了,近況好嗎?
有機會的話,相約一起行山吧!

yuyunfung 說...

輝:
我如果有時間會跟(蝴蝶之友)(叁拾徒步)
行山

yuyunfung@yahoo.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