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行誌 2007

去年訂下了一個目標,是希望今年的毅行者可用 24 小時走完。這計劃中是我與豪仔一組,挑戰 Vicks 及 Bruce 的一組。去年我用了32小時完成,而歷年來最快的時間是與豪仔在前年做的29.8小時,要達到 24 小時的目標,我們便要有計劃的操練了。Ada 很熱心的去助我們完成這個目標,為此她一早已為我們製訂了一個操練的時間表,並為我們搜集有關的資料。

為了能達到目標,我與豪仔早於4月已開始練習。第一課操練定於2007-04-07,是長24 公里的麥徑第一及第二段;我們全程只用了4 小時 10 分,時間看來十分理想,但真正比賽時若用這個速度是不能堅持到終點的!

我們盡量維持一星期操練一次,其它的活動基本上已停頓了。操過幾課後,信心大增,心中還想可用更短的時間完成!操練了一段日子,到七月初相約 Vicks 及 Bruce 一齊操練,順便刺探對方的實力。Bruce 真的很強勁,中短途一定不夠他跑,和他只能鬥耐力。

今年的七、八月,天氣十分炎熱,氣溫徘徊在 33、34度,操練得頗為吃力,速度亦一次比一次慢。同樣的第一、二段,要用6小時13分完成,比第一次足足多了兩個小時。可能是操練過度,膝蓋的傷痛加深了;同時,身體機能亦出現了一些狀況,使我對操練有了介心。種種情況,令我頗為憂心,操練的強度亦要減少,不要說縮短完成的時間,連維持最初24小時的目標也有困難。

九月尾到加拿大探望幼女,逗留了兩個星期,回港時已是十月初,只能再操練多兩三課了。豪仔對我說,這可能是他最後一年參加毅行者了。今年是我連續八年參與毅行者,早前在烈日高溫下的操練十分吃力,而過度的操練亦對身體做成不良的影響。我想,這亦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了,若我今年不能在24小時內完成,明年也不能寄存什麼希望,而想起那吃力的操練亦叫我害怕,若要從頭再來一次,我真的沒有這份毅力了。

日子臨近,接到 Vicks 通知,他因膝患而要退出,而 Bruce 亦應承了做檢查站義工而放棄參與。失去了一個競賽目標,心中有些失望,唯有全心全意放在時間方面了。還餘一個星期,所有操練已經停止,只靜待日子到來…

大日子到了,我與豪仔一早到達北潭涌,並採取 '寧我阻人,勿使人阻我' 的策略,早大會 5 分鐘出發,展開了這 100 百公里的挑戰!















起步沒十分鐘,大隊的參賽者已趕上了我們。我們雖然可以保持操練時的速度,但被一批一批的參賽者超越,相比起來顯得我們走得很慢。我和豪仔專注的趕路,沒有什麼閑暇交談,沿途也沒作什麼停留。豪仔始終是年輕力壯,速度較快,每走一段路他便會稍作停留等候我。

今年的天氣很不錯,只是午間的氣溫稍高,陽光較猛;我們用了4小20時分走完第一、二段,時間也很好。 Ada 和她的弟弟Ah Jay 在這裏給我們支援,雖然我心急著上路,但受到他們熱情的招待,使我們停留的時間比預期的久了一點。打從4月起操練以來,我便放棄使用行山杖,但由於第三段上落頗多,為免膝蓋受傷,我叫Ada 將我的行山杖帶來,但匆忙中她將行山杖留在車上;沒有行山杖,信心有些影響,懷著忐忑的心我與豪仔朝著第三段進發。




























一路上豪仔都領在前面,我只能間中遙遙的看見他的身影。在到達水浪窩時,碰到了石上飄 (頗威猛的名字,呵呵) 及阿威,免費檢到了一罐冰凍可樂及一紅荳糖水包。可樂即時咕嚕咕嚕的喝了,真爽!糖水包一直放在背囊,到走完全程也沒有吃,無端端加了重量,真笨!Ada 及Ah Jay再次在這裏給我們帶來支援物品,我取回我的行山杖,稍作停留便和豪仔繼續上路。我們馬不停蹄的向前走,並沒停下休息,但速度已比前慢下來。在到達設於基維爾營地的檢查站時,豪仔提議繼續走;豪仔建議的,亦正正是我心中所想的,雖然我們交談不多,但心意出奇的一致。

我們再走30分鐘,便到達扎山道,Tiger 與 Lisa 一早已在等候了。我肚子已餓得嘰哩咕嚕,Tiger 準備的是我特別要求的忌廉磨菇湯飯,亦即是我第一次毅行時煒鈺給我帶來的食物。 由於味道太可口,我吃了一碗又一碗,理智叫我不要吃太飽,但在此時此刻理智已不敵美味了,最後還是自食其果,帶著隱隱作痛的胃再起步。

走了一半的路程,用了11個多小時,時間在行程預計之中。再起步後感到體力下降,步伐也緩慢了下來。雖然我不停地走,走過第五及第六檢查站也沒有停下來休息,但到達城門水塘時已較原定的時間遲了廾分鐘。Tiger 與 Lisa 再次在這裏給我們帶來支援品;Po Po 很熱心,晚上11時下班後還帶著熱薑茶趕來給我們打氣,並細心地幫我按摩疲累的雙腿。Tiger 再次準備了忌廉磨菇湯飯給我們充飢,但我上次因吃得太飽,胃仍然不舒服,只吃了一小碗,反而豪仔倒過來吃了一碗又一碗,希望他的胃沒事吧。

朋友的關懷備至,使我忘記了時間的流逝,看一看表,突然驚覺耽誤了太多時間,還有36公里,要在不足9小時內走完,平均每小時要走4公里多。在平日來說,要應付這個距離及速度應無問題,但在100公里長途賽身心皆疲的尾段則頗令人不安;猶記得在一次長50公里的操練中,在最後一公里時膝蓋忽然痛起來,最後要一拐一拐的下山。我雖然在出發前已吃了止痛葯,但這不能擔保膝蓋不會再出問題,若有什麼差池,便很難完成我們的目標了。想到這裏,心突然急了起來,要趕快上路了;由於這裏是最後一個支援點,我們要帶備往後所需物品,背囊登時變得重了起來。

別過了朋友,便向針山進發;早前的大休似未給我帶回體力,我垂著頭默默的向前走,似是害怕看見前面陡斜的山徑。途中遇到一外籍的毅行者,我跟在她後面走了一段路後,她問我想不想爬頭越過,我告她雖然我想超越她,但我是有心無力;最後,她還是禮貌的站在一傍,讓我越她而過。

一步一步的走過了針山,豪仔已在山腳等候了,再起步後發
覺他的速度放慢了,原來他的膝蓋開始作痛,雖然如此,他仍然領在我前面走著。到了鉛礦凹,我倆匆匆吃了碗大會供應的湯麵,便朝著大帽山進發。豪仔和我一先一後的走,但距離已被拉近,很明顯他是受到膝蓋傷痛的影響。到達荃錦凹檢查站後,豪仔需要到醫療站包紮膝蓋;還餘20公里,我有些替豪仔擔心,但他自己仍然充滿信心。

進入第九段後,豪仔的速度越來越慢,並墮在
我後面,我雖然已放慢腳步,但他久久仍未能跟上來。我停下等他到來,他說膝蓋的痛楚加劇,並向我要了粒止痛丸;他吃了不足一分鐘,便大讚葯丸功效神速,痛楚大為減少。這種葯丸我也吃過多次,但並沒有豪仔所說的神效,我對他的說法有所懷疑,我不知是他受心理作用影響,還是他想讓我安心才故意這麼說。休息過後我陪著豪仔一起走,初初他真的走得輕鬆很多,但時間一久他的痛楚又回來了。豪仔想再吃多一粒止痛丸,但這種葯丸每天只能吃一顆,再吃會有害的了。沒有其它辦法,豪仔唯有忍著痛楚向前走。有人說毅行者是勞損膝蓋最佳的活動,這說法一點也不假,但每年仍有數千人不顧勞損的危險參加,而我也是當中的一個......

捱著痛楚,豪仔一步一步的走到第九檢查站。從這裏到終點還有9公里,還剩下的時間已不多了,照目前的速度,我們未必能夠在24小時內走到終點,但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呢? 這可能是我們最後的一次毅行,而現在距離我們的目標,只是差那麼的一點點......

休息過後,豪仔走過來對我說,他不能在目標的時間前走到終點了,他叫我先走,而他會慢慢的跟著來。在24小時完內成毅行者是我一年來的目標,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在過往一年我流了不少汗水,若我一個人先走,應可在24小時內到達終點;但這刻要我拋下隊友先走,道義上有點說不過去,我一時間真的難以決擇。思慮了片刻,決定了!我說服了自己,就算我留下也來陪豪仔也幫不到什麼忙,我決定朝我定下的目標進發!

別過了豪仔,加快腳步向著終點邁進,心中很感激豪仔的體諒及成全。遺憾是豪仔未能與我一起走過終點,白費了過往大半年的努力......

最後的一段路程用了個多小時便走完了。在距離終點約二百公尺前我停了下來,我不願就這樣的一個人走過終點。我放下了背囊,默默的坐在路傍等候,希望豪仔可以及時到達,與我一起完成我們的目標。焦慮的望著手表,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23小時30分......23小時40分......時間越接近,我內心越是焦急!23小時50分......快些出現吧,我不能再等了!

我頻頻望著手表,同時目光在一個又一個到達的毅行者中搜索著豪仔的縱影,忽然間見到了一個熟識的身影,啊!是豪仔了,他能及時趕到,真是太好了!我趕忙迎上前,然後與他一起向終點跑去!在終點前已見到煒鈺在等候著我們,大家見面,喜悅之情難以形容,她興奮的心情,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煒鈺陪著我們一起的跑向終點,Ada 及 Ingrid 亦在終點綫等候著。

手牽著手,我和豪仔一起衝線到達終點!時間? 23小時54分!









































3 則留言:

ada 說...

I think people reading this would really like to know the name of the painkiller, what is that magic pill that works 1 min after taking, wow!!

ada 說...

Everyone would love to know the identity of the painkill that works 1 min after taking, what is that MAGIC PILL ??

Danny 說...

Well, the magic pill was introduced to me by a famous pharmacist, Miss Ada Fung, and the name of the pill is 'Celebrex'.